木头美人 演员「8位木头美人演戏五官呆滞更离谱的是喜怒哀乐还得观众猜」

来源:TVB影视大全人气:404更新:2023-04-15 23:44:12

美貌是娱乐圈最锋利的“敲门砖”,也是最没用的“垫脚石”。

许多女明星凭借美貌,在各种场合艳压四方,但真正演起戏来,却成了演技拉胯、五官呆滞的“木头美人”。

“木头美人”们美则美矣,但演戏时的喜怒哀乐却没有波澜,全程“一张脸”,有时还得靠观众自己去猜,这就太离谱了!

其实“木头美人”身上存在的问题,大家早已洞若观火,这样下去的话,迟早会败光观众的好感。

1、迪丽热巴

从路人惊艳的“怪物新人”,到口碑翻车的“金鹰水后”,曾经惊艳的五官成为迪丽热巴诠释角色时最大的绊脚石。

经受不住大悲大喜的情绪考验,演戏全程一张脸,这也是“木头美人”最大的演技弊端。

迪丽热巴,嘉行当家花旦、娱乐圈90后流量小花代言人,还曾一度被视为内娱偶像剧一姐继承人。

通过不断地“艳压”红毯,和一次次“逊色”的演技,迪丽热巴成功跻身“木头美人”的行列。

出道之初,迪丽热巴以出色的外表在花坛之中杀出一条血路,开创了“西域美人”领军娱乐圈的时代。粉丝群体基数大,响应度强,代言活动拿到手软。

早前,迪丽热巴凭借《克拉恋人》中的“高雯”一角收获了不少粉丝,同剧中85花翘楚唐嫣的风头,被她悉数抢尽,一时风光无限。

当时甚至有“热巴之后,再无高雯”的说法。不过对于演员迪丽热巴而言,高雯又是她口碑走向下坡路的开始。

《三生三世里桃花》中的凤九一角,成功奠定了热巴明艳大美人的路线。不过自从美牙之后,热巴的美貌和演技都出现了很大程度的“滑铁卢”。

从去年的《长歌行》来看,迪丽热巴演技的回春也并不明显,甚至大不如前。

她在流量剧单薄的演技舒适区,停留的时间太长了,一旦进入需要更多演技的作品表演当中,单薄感就暴露无遗。

怼脸镜头出戏不断,被同组演员不断拉踩。流量从来不是”铁饭碗“,依靠粉丝打下的声望需要自身实力的滋养。

2、乔欣

高挑纤细、肤白貌美、外形出众的乔欣,凭借《欢乐颂》中的乖乖女的形象成功走进大众视野。

走红之后,她身上的争议也不断。眼神戏毫无进步,无神目光却出圈不断。

比起瞪眼的baby,乔欣的眼神是另一种极端——眼神不吸引人,也就是没有神。

俗话说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。

对于演员而言,眼神戏是传递情绪的重要途径,如果演员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大有裨益,就算演技稍微差一点、外形稍微逊色一些,也可以用眼神来弥补。

乔欣可谓是眼神戏中的反面典型。

《欢乐颂》中表情呆滞的“乖乖女”,《小风暴之时间的玫瑰》哭泣动图上热搜,似哭似笑黑图不断,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中双眼无神的望向窗外等。

把角色刻画成这样,也难怪观众会吐槽。

不管是恋情瓜还是综艺“真性情”的性格圈粉,再到红毯妆造出圈,另辟蹊径的乔欣也算是“火了起来”。

不过这样的火终究是空中楼阁,只有凭借过硬的演技,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。

3、江疏影

“薇女郎”江疏影,《致青春》之后演艺之路便一路走高。

比起强劲的资源来说,演员江疏影的认可度始终都差点意思。

演技拉胯,同框出戏,再好的资源也弥补不了演技上的落差,是这位演戏时多以“木头美人”示人的演员,不得不面对的困境。

“初恋脸”、“白月光”、“胡歌的爱而不得”等等头衔一次次让她名噪一时,榜单话题更是带着“演技派”的标识铺天盖地。

不过比起来剧粉安利,自制“老娘就是不进组”的动图,怼事业粉让她更为出圈。

《扫黑风暴》中的对手戏双眼放空,观感出戏。

《清平乐》曹皇后演成封建后妈,以难以名状的神游状态呆立于群戏。

《三十而已》中江疏影作为三位女主之一,位列一番。结果全程皱眉放空,呆滞全戏,演技被吊打。

颁奖礼上,同组女演员童瑶踩着她的肩膀狂揽奖项,甚至摘下了白玉兰奖的视后桂冠。

热度足够,代言丰富,不用辛苦地深入角色就赚得盆满钵满。

依靠木头一样的表演方式,和实力派演员捆绑爆红,结果只会作茧自缚。

在《清平乐》收官时以一篇“一个怎么捧都不红的女演员的独白”,谈到了“捧不红糊咖都是我的代名词”

那么她又是如何反思的呢?

采访中,她认为如果没有相同的经历就无法很好地诠释角色,这也就意味着,身为一个演员放弃了对角色的自我揣摩和塑造。

年纪轻轻的宋祖儿演绎人母,马思纯热恋期演绎家暴戏份。对比之下,江疏影的反思反倒成了托词。

4、倪妮

红毯上,倪妮风情万种、高贵典雅、艳冠群芳。红毯外,倪妮高开低走,鲜少拿奖杯,脍炙人口的代表作也寥寥无几。

论市场和流量,她不敌85花中的杨幂、赵丽颖;拼作品和奖项,她也比不过同样是“谋女郎”出身的周冬雨。

年龄相近的Angelababy和唐嫣,靠演技被吐槽保持高话题度,但“地气流量”之路并不适合“谋女郎”出身的倪妮。

演员倪妮在某种程度上,等于街拍、大片、红毯。演员比角色出名,是职业生涯最致命的缺陷。

她也尝试着去突破,却难以进展。“木头美人”倪妮,木在难以抛弃的美丽。

不管是《匆匆那年》中的方茴,还是《我想和你好好的》中的喵喵,倪妮的表演架构始终以“美人倪妮”作为基础,放弃从内打破。

相似的表情动作神态,甚至在剧中依旧过于现代化的表演模式。

美丽的替代性太强,替代者太多,危机四伏。

《金陵十三钗》之后,大制作古装剧《宸汐缘》和《天盛长歌》,她演得都差不多,也差不多都扑得无声无息。

2019年金鸡奖的颁奖现场,周冬雨凭文艺片《后来的我们》二提“最佳女主角”。

在红毯上以“黑天鹅”造型艳压四方的倪妮,却婉拒了所有采访。

被经纪人叫回来,倪妮的落寞挂在脸上。

她向记者解释时她说:“我没有作品,真的没有底气接受你们的采访,等我哪天提名再给你们做采访。”

演电影,扛不起票房;演电视,扛不起收视,就会影响市场对一个演员的判定。

但过度依赖外形带来的红利,有的只能是接不完的杂志,上不完的红毯,甚至接的角色也只能在同质化的舒适区打转。

5、刘诗诗

刘诗诗的成名,是天时结合地利的结果。她毕业于北舞,虽非表演科班出身,却在19岁就签约唐人。

刘诗诗真正开始积累原始的表演经验,是在公司马不停蹄推出的仙侠剧和古装剧中。

她在《倚天屠龙记》中客串“黄衫女”出场时的“盲人漫步”,堪称呆滞眼神戏的集大成者,这也是她十几年演艺生涯中,面无表情的一道缩影。

古装戏复制粘贴,现代戏复制粘贴。比“人淡如菊”人设更长久的,是演戏时置身事外的呆滞五官。

《流金岁月》天降好饼的同时,她也因为用力过猛、端着、流于表面等多重发挥,令人不满。

“木头美人”最贴切的具象化,是在演戏时承受不了平淡之外的正面情绪,刘诗诗习惯用摇头晃脑演绎活泼生动。

作为偶像刘诗诗,龙葵和若曦成了一代人的“白月光”。出席活动时出尘绝俗的“天鹅颈”,也足以让她笑傲娱乐圈。

但是作为演员刘诗诗,白天鹅一样高高在上的美丽,不能称得上称职。

6、刘亦菲

“天仙”之于刘亦菲,就类似“小狐狸”之于杨幂,在娱乐圈都属于“蝎子粑粑独一份”的存在。

民国剧《金粉世家》制片人游建民一眼相中,让年仅15岁的刘亦菲出演女二“白秀珠”。

接着又把她推荐给张纪中,拿下《天龙八部》中的“王语嫣”一角。

随后,又出演了张纪中版《神雕侠侣》中的“小龙女”,和《仙剑奇侠传》中的女主“赵灵儿”,可谓出道即巅峰。

平心而论,王语嫣、小龙女、赵灵儿,不管是妆容动作还是神态,都好比同一个人的换装游戏。

美则美矣,演技上却是实打实的“木头美人”。“神仙姐姐”王语嫣似乎成了一道魔咒,阻隔开了刘亦菲和其他角色。

包裹着天仙滤镜的演技,缺少真实和波澜。没有大悲大喜,也没有差别和对立。

对于刘亦菲而言,这是她难以打破的“花瓶困境”。她并不是温室的花朵,从业十多年,她的敬业在圈里有口皆碑。

刘亦菲似乎被自己的努力困在了原地。不止她自己,太多的影片以“天仙突破”作为噱头,从她的美貌上榨取近乎看好戏的价值。

刘亦菲成为神仙姐姐的那一年,她还不到20岁。美貌把她捧上神坛,也画地为牢,只能一直美下去,美到无路可退。

可是名利场上没有旧情,花瓶终究会被其他花瓶取代,惊天大饼《花木兰》并没有成功让刘亦菲转型。

一个个关于刘亦菲美貌的怀旧贴、热搜贴,究竟是观众在怀念刘亦菲,还在怀念渐行渐远的“神仙姐姐”。

7、刘浩存

《四海》口碑崩盘之后,“刘浩存演技”这个话题冲上了热搜,甚至一度登顶榜首。

刘浩存出道以来,“木头美人”、演技平平的她,获得张艺谋的力捧,出演角色大都是女一号。

和优渥的环境相对应的,却是演技的拉胯。

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中的坚强女孩,被她演成“不良少女”;《悬崖之上》老戏骨上演飙戏群像,暴露出她的演技羸弱;《四海》更是直接引发口碑崩盘。

出道就参加知名综艺《国家宝藏》,作为“三星堆”系列中的“金杖守护人”,为观众们做讲解。

不知是在看提词板还是原本的状态就是这样的,她在介绍金杖的时候,两眼无神,像是在发呆。

面对媒体采访,她言谈空空,大放厥词“周冬雨还行”、“张译挺努力的”、“我是天赋型”.....

花瓶尚且力求突破,更何况刘浩存的外貌,在美人辈出的娱乐圈也算不上出挑。

8、韩雪

最高调的“低调”老戏骨,只会哭的”神演技“演技派。

在大火综艺《声临其境》和《我就是演员》中,韩雪像一阵旋风,打败了各路演员,把最好的演技贡献给了综艺舞台。

铺天盖地的赞誉,把韩雪的名字和“演技派”划上等号。

不可否认的是,韩雪有演技,而且在某一类角色中,技术非常成熟、技巧非常高。悲情痛苦——是韩雪演绎角色出众的前提条件。

人靠衣装马靠鞍,比起来适应角色,韩雪往往是挑选角色来适应自己。

对于韩雪而言,此木非彼木。比起来呆滞的五官,韩雪的“木”是心灵意义上的木。

在综艺上获得最佳表演奖项,回归演员本行却拿不出一个趁手的角色,清冷独立和圈内人不同,开启舞台剧假唱之先河。

她就相当于一个厉害的甲方,营销内容就是“韩雪”这个人,演技美貌都是她的附属品,最终都用来烘托她的与众不同,所有角色都在演绎自己。

别扭又拧巴,“木头美人”形容韩雪不够贴切,云端美人更合适,永远端着,永远爱自己胜过爱职业。

结语:

讽刺的是,资本强捧、粉丝护卫之下,“木头美人”依旧可以大行其道,炙手可热。

殊不知,风光是一时的,演戏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即使依靠美丽获得了命运的垂青,也要时刻牢记,一切馈赠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,美貌是演技的加分项,但演技才是演员事业的基础项。

最新资讯


Copyright © 2010-2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