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色大师的痴情人生他拍过无数艳照却独爱妻子一生

来源:TVB影视大全人气:918更新:2023-04-16 01:43:56

如果没有遇到他,也许我就这样毫无觉察地度过一生。

——荒木阳子

01

在日本,有这样一个怪老头。

他常梳着地中海式的怪异发型,两侧头发会搞两簇向上飞的“猫耳”。

戴着一副圆圆的墨镜,走到哪,相机都不离手。

他的摄影作品充斥着情欲、绳艺和死亡的元素。

一度被日本警察局没收、罚款和禁止。

他声名狼藉。也曾被模特控诉,不尊重女性。

有人说他是“变态”,有人称他为“天才”。

这位备受争议的怪老头,就是日本当代著名摄影师:

荒木经惟。

很多人认识他,都是从他先锋大胆的情色作品开始的。

有多大胆,多先锋呢?

如果你从境外买了本他的写真集想要带回国,

但恰巧在入境时遇到检查,那大概率是会被扣下的。

其实这个怪老头的拍摄主题有很多:

老人、小孩、猫、花、天空、静物、街道…

可提起他来,第一时间想到的,还是拍女人。

而且尤爱拍各式各样被束缚的女人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看着不太正经的怪人,却是BBC《摄影艺术百年史》中,唯一被纪录的亚洲摄影师。

声名远扬,业内无人不知。

身为国际知名摄影大师,自然也是拍了不少女明星。

有日本的:

小松菜奈。

桐岛加恋。

神乐坂惠。

中条彩未。

苍井优。

有欧美的:

冰岛音乐精灵Bjork。

美国当红歌手 Lady Gaga

也不乏中国的:

文艺女神汤唯。

不老女神许晴。

不得不说,荒木真是拍遍了世界各地的美人。

有位记者好奇,便问他:

“拍了这么多的女性,您最满意的作品是哪张?”

这个总是疯疯癫癫的艺术家,出现了为数不多的严肃时刻,

他认真的说:“是被记录下来的,阳子的一切。”

阳子是谁?

他的妻子。

他一生的主题。

02

“啊,不要笑,刚才那个不高兴的表情就很好。”

这是荒木对阳子说的第一句话。

1967年,在一次广告拍摄的工作中,阳子和同事被通知去拍照,荒木是摄影师。

当拍完多人合影后,荒木叫住了阳子,问她可不可以单独拍一张照片。

那一年,阳子20岁,荒木27岁。

( 中间的是阳子)

至此以后,荒木在接下来的20多年里,为阳子拍了成千上万张照片。

阳子说,此前她的世界只有三原色,遇到荒木后,她的世界平添了几分色彩。

在她眼里,荒木是一个很有趣,很特别的“怪人”。

恋爱时,他会写信给阳子。

可打开信封,却只字未见,只有一片来自北海道的红枫叶。

他也会打电话给阳子。

什么都不说,只是放一首两人喜欢的歌。

求婚时,别人都送戒指。

而荒木则送了阳子一本汉斯·贝尔默的色情画集。

在扉页的空白处,他用手指蘸红葡萄酒,画下了两人的模样。

1971年的七夕节,荒木和阳子结婚了。

那一年,阳子24岁,荒木31岁。

许是因为和荒木这个离经叛道的怪人在一起久了,阳子也变得叛逆起来。

婚礼上,两人做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大屏幕上不仅播放了结婚照,还放了荒木为阳子拍摄的私房照。

气得阳子的奶奶,回家躺了三天。

亲戚朋友们也忍不住担忧:嫁给这样一个怪咖,以后可怎么办啊!

可只有阳子自己知道,她之所以和荒木在一起,就是因为:

“他善于理解我那迷恋低级趣味的浪漫主义。”

蜜月旅行时,荒木用相机记录了这趟旅程中妻子的点点滴滴。

他拍阳子发呆,拍阳子睡觉,也拍阳子的身体。

旅行回来,荒木偷偷把照片整理好,自费出版了写真集《感伤之旅》。

他把这本写真集送给阳子,当做新婚礼物。

并在序中写道:

“《感伤之旅》是我的爱,也是我作为摄影师的决心。”

后来的日子里,他不止一次地对别人说:

“我的摄影生涯是从与阳子相遇时开始的。”

结婚之初,阳子厨艺不算好,最拿手的菜只有:煮毛豆。

有一次,朋友们到荒木家聚会,

有位朋友提出疑问:“煮毛豆也是菜吗?”

荒木忙在旁边给妻子解围:“当然也是菜啊!”

遇到初次见面的人,荒木则会这样介绍阳子:“这是我的爱。”

阳子曾打趣道:“听了让人难为情的直想往后缩。”

婚后的日子里,阳子经常写一些随笔文章。

有一天,两人喝了点酒。

荒木说:

“你可真是个复杂的女人。如果把你当作妻子来看待的话,就麻烦了。

但如果把你当作作家来看待的话,反倒想帮你发挥这部分的才能。”

于是,他介绍阳子给认识的杂志编辑。

慢慢地,阳子成为了一名随笔作家,而不只是艺术家的妻子。

阳子的妈妈曾问过她:

“荒木会如此有名,你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吗?”

阳子答道:

“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出名,我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,我会很幸福。”

“这世上除了他,没有第二个人如此了解我了。”

03

1989年,《东京日和》开始在杂志上连载。

阳子撰文,荒木配图,记录夫妻二人的日常生活。

可刚写了三期,阳子就被检查出得了癌症,病情迅速恶化。

1990年1月27日,阳子病逝。

离开前,阳子握着荒木的手,说了句:“谢谢!”

那一年,阳子43岁,荒木50岁。

阳子走后,荒木郁郁寡欢,甚至一度想要自杀。

他创作了一幅自画像——

“妻子逝去,上吊自杀的荒木,一九九零年七月七日。”

为了让荒木可以重新振作起来,朋友们为此特意开了一个“鼓励会”。

荒木站在台上说:“你们就不要鼓励我了,让我尽情地悲伤吧。”

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荒木都不再拍人,他的镜头里只有无尽的天空和花朵。

他说:“阳子死后,余生我只拍空景。”

在阳子的一周年祭时,荒木自拍了一张。

照片里,他高举着阳子的照片。

穿着阳子生前最喜欢的衣服,站在阳子曾无数次晾衣服的阳台前。

按下了手里快门。

1993年,荒木出版了他和阳子共同创作的《东京日和》。

阳子走后,他独自完成了书的后半部分。

他写:

“东京的太阳就照在外边的阳台上,就像你在的时候那样。猫懒洋洋的趴在椅子上。

桌子上的烟缸架着支没有抽完的香烟。旁边是你的照片。

对面仍然没有高楼。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,站在那里,可以看见太阳下山。”

“阳子,我以为你一直都会在我身边。 ”

“阳子,你记得吗,那天在柳川的一个小理发馆里,我睡着了。

而此刻,你正躺在河边的那艘小船上,睡的正香。

风从身边吹过的时候,我看着你哭了。”

“阳子,别人都以为我们是最好的夫妻。

其实,我只是想知道,你和我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开心。”

2007年5月17日,阳子冥诞。

荒木推出了写真集《爱之花》,里面记录了1000张形态各异的花。

一直与荒木合作的策展人本尾久子说:

“因为阳子很喜欢花。

荒木在阳子生病之后,每次都会带上花,去探望她。

结果在阳子去世的那天晚上,花盛开的非常大。

这是荒木经惟拍摄花的原因。”

2017年,荒木经惟在东京都写真美术馆,首次举办了以阳子为主题的摄影展。

他一幅一幅地,为参观者讲解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。

当有人问他,最喜欢哪张时。

他选了阳子坐在沙发的一张照片。

“即便是我坐在她的身旁,我也依然能感受到她眼里的孤独。”

“喜欢她感伤的样子,不想忘记,所以拍了下来。”

2018年,在日本电视台为荒木经惟制作的纪录片中。

77岁的荒木拿着阳子留下来的相机,不停的拍照。

他计划用这个相机拍一组:用遗物拍下的照片。

对着镜头,荒木说,“我已经跟阳子打过招呼了,这个给我用用。”

用阳子留下的相机,记录他每一天的生活。

这是他纪念阳子的一种方式。

04

时间回到1993年,那是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午后。

导演竹中直人来到一家书店,他随手拿起了那本《东京日和》。

此前,他一直欣赏不来荒木经惟的情色作品。

可那天,却被封面的向日葵所吸引。

他说:“我是站着读完的,然后就哭了。”

此后的半年,竹中直人一直忘不了这本书里的内容。

于是,他去拜访荒木,想要把荒木和阳子的故事拍成电影。

可却被荒木礼貌的拒绝了。

但竹中直人没有放弃,几次三番后,终于说服了荒木。

1997年,电影《东京日和》上映了。

影片里再现了荒木和阳子在一起时候的点点滴滴。

他们在大雨中,一起在石头钢琴上弹奏《土耳其进行曲》。

他们在夜色里,一直踢一只啤酒罐直到回家。

他们也重温了那趟蜜月之旅。

竹中说:

“如果荒木不在影片里出现,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
于是电影的结尾,荒木出现了。

他扮演一名列车员,站在影片里饰演自己的男演员身后。

看着饰演阳子的女演员,穿着一身连衣裙,手里捧着一束花,笑吟吟地,充满爱意地,向列车这边跑来。

而就在阳子快要到跟前时,他转身离开了。

没有一句台词,只留下一个释然的笑容。

身后,是拥抱在一起的“阳子”和“自己”。

在阳子的《我的爱情生活》一书中,书籍介绍上写着这样一句话:

“碰上阳子,天才的镜头便变得温柔。”

这温柔,大抵就是荒木把阳子和自己的跑步鞋放在一起。

然后小心翼翼地,让鞋带连在一起。

就是他在北海道,深夜打长途电话回家。

说:“我要为你献上首曲子。我现在正躺在床上,希望你也躺下来听。”

就是用余生,讲尽他们的故事。

在相识之初。

他从奈良,写过两封信。取名《第一封信》《第二封信》。

《第二封信》的开头,他说:

“如果阳子在这里,我们无需牵手,也无需拥抱。

只要肩并肩,站在木桥上,就很好。阳光温柔,抱着我们。”

最新资讯


Copyright © 2010-2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