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岛光的剧「FirstLove初恋纯爱女主满岛光早就演遍恶女了」

来源:TVB影视大全人气:443更新:2023-04-15 23:02:38

前阵子,期待很久的日剧《First Love 初恋》终于上线了。

不得不感叹,即使许多人吐槽剧里为了情侣分别而制造的车祸、失忆桥段太俗套,但耐不住戏中的满岛光实在太灵了呀,看着片,就忍不住陷入其中。

▲《First Love 初恋》截图。

她的美,不是建立在纯爱滤镜上的,而是一种新的女性想象。满岛光在里头饰演的女主“也英”,是个经历过许多生活挫折的女人。在她与初恋分开的22年里,她失忆了,与母亲眼中的“好男人”结了婚,但对方不爱她,甚至打心底里不接受她的原生家庭。

后来,她选择了离婚、独立,可却因为经济能力,没能换来儿子的抚养权。为了生计,她打过许多零散的兼职,也做过辛苦的活。

也英不是我们常见的大女主,只是寻常到不行的小人物,甚至达不到“女强人”的标准。可我还是觉得她好美呀,是那种立体的、切实的动人。

说来有趣,《First Love 初恋》虽然和21世纪00年代的恋爱剧一样,都在讲“初恋”,但内核却有很大的差别。从古早时《恋空》中被动的、背景“干净”的小白甜女主,到如今可以自由挑选婚姻的现代女人——她也可以是一位离异的、已成为母亲的,为爱情重新果决起来的女性。

▲上为《恋空》,下为《First Love 初恋》。

而我更在意的,还有满岛光细腻、绵长又酸涩的情感刻画。像在戏里头,被婆婆、丈夫共同漠视的苦闷;离婚后,努力工作却始终没法养活儿子的落寞;还有失去记忆时、恢复记忆后,依然义无反顾向男主表明心意的勇猛,都有种真实、笨拙而饱满的可爱劲儿。

说实话,满岛光把那种不甘的、期盼的,时而热情、时而抑郁的复杂思绪诠释得太好了。

曾经看过网友的留言,说她的魅力,是因为拥有一张“诚实而富有表情的脸”。

可我总觉得,其实还有对人最本真的、复杂情感的直白呈现——无论好的、坏的思绪,都能完整地被述说出来。

脆弱的不必强硬剥离,阴郁的也未尝不可,毕竟,那可都是人的一部分啊。

▲《First Love 初恋》截图。

满岛光太能驾驭这样的情绪流动了。记得她在某个采访中说,作为歌手,她擅长记住舞蹈姿势、节奏来和他人同步,明确的东西会给人安全感。但作为女演员,她却对“迷路”这种东西很感兴趣。是一种对女性复杂性的好奇、探索、体恤。

这种思考也被带入了她的许多作品中,她演女性,都是演世俗观下有缺失感的女人,是某种脆弱情绪的具体化身。像在《夏之终结》里头,她扮演的染色手艺人相泽知子,就是名游离在爱情游戏里的玩家。

▲《夏之终结》截图。

沉迷在不同情人带来的暧昧中,她看起来极其享受、自由。但剥开迷惑的外象,她的内心其实是一团难以排解的孤寂。她渴望被爱人关怀,但像蜜蜂一样寻着香味来的人,都会在短暂热恋后,匆匆离开。

而她自己呢,也不甘心与同一个人陷入恋爱,所以她常徘徊在疲惫、悬浮的无力中,寻不到真切的安慰。她的不寻常,是一种对欲望的迷茫、逃避。

到了《从河底问好》中,则是一种由内心缺爱诞生的冷漠、疏离。因为在家乡感到没什么意思,满岛光饰演的佐和子选择到大城市打拼,可日子越过越久,她依然一事无成。

▲《从河底问好》截图。

做着没什么前途的工作,口里经常嘟囔着“那也没有办法对吧”,交往的4任男友都因为各种原因甩了她,生活就像需要常去做“肠道清理”的身体一样,充满堵塞。不顺的时候,连抬腿都能抽筋。她像现实中被习惯遗忘的、那些并没能“成功”的年轻人。

还有《Woman》中为了生存而奔波的单身母亲;《恐怖兔子》中因为缺失母爱,失手推倒后妈导致对方去世,在心中分裂出恐怖阴影的桐子;《河畔须臾》里总是心事重重的寡妇房东阿南……

说真的,相比起纯粹的、美好的角色,我私心一直更偏爱这样充满缺憾感的女人。因为她总能把女性不易被瞧见的情绪沟壑勾勒出来,映照出现实的隐晦一面。

▲上为《爱的曝光》,下为《江户川乱步短篇集3》截图。

有人说:“每次看满岛光的片子就会变得很脆弱”,因为觉得自己是能被治愈的。满岛光演着这些边缘人的放逐、迷失,却不是为了嘲讽,而是剖析。轻柔地把这些伤口托起来,然后放在阳光下,为它们驱逐阴霾,给予抚慰。

迷人的不只是电影角色,在她的音乐中,也带入了这种端绪。

比如《迷宫》《InThisWorld》等MV,漫无目的在香港古老街巷、舞台律动的满岛光太像精灵了,随性、浪漫,有着王家卫的《堕落天使》里的梦幻腔调。

▲《迷宫》MV。

但即使舞蹈是自由的,可人物的表情却极其迷离、不安、冷漠,她像与世界隔绝,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,一直觉得,满岛光呈现的,也是现代生活里头,人与人之间冷峻、疏离的关系。

从前看过有媒体评价她的角色,是把“我们内心的冲突,通过黑暗的方式呈现出来”,她演的不同人物,几乎涵盖了女性不同人生阶段中,可能会遇到的不安与混沌。

那些被放大的迷蒙、绵长情绪,大概也是满岛光对女性的一种体恤吧。

今年满岛光37岁了,即将走入不惑之年的她,还是粉丝心中充满元气力量的“光妹”。

但聊起她的魅力,我觉得是反差感大于外表的纯粹可爱的。

▲荒木经惟镜头下的满岛光。

猫咪般柔软的外皮下,其实是猎虎的刚猛,也果决。满岛光早年闪婚又离婚的消息,惊讶了许多人,但我觉得她就是这样的爱情猎手,爱上谁,就勇敢走入婚姻了,后来感到自己的情感出现了什么问题,也不拖沓,而是积极去寻求解决。

离婚后,碰上了“姐弟恋”,也不在乎流言蜚语,大大方方承认了。不想在媒体账号分享日常了,说关闭就关闭。直到2020年,才又重新开通了Ins。

她对生活的感知力,敏锐而温柔。

满岛光曾说过自己是一个既信任所有人也怀疑所有人的人,即使是最寻常的东西,也想探究出什么不同来。

她爱幻想,所以如果不当演员,她最想成为小说家,如果没有机会,那么也可能会做记者或是幼儿园老师。

谈生死,也是独到的。她说其实生与死中有很奇妙的界限,那种中间地带让人有安全感。我觉得大概就是一种对生活的爱吧。她演舞台剧《死了100万次的猫》,活了数百年被折磨无数次死去又复活的猫,在遇上真正的爱后,终于随之消逝了。这个感动了许多成人的儿童故事,聊的正是对死亡的感悟——爱,才是生命的意义。

▲《死了100万次的猫》舞台剧照。

讲真,满岛光身上值得惊喜的点实在有太多了。她演的大部分角色都不完美,寡郁、有着各种无法言说的渴望,甚至是大女主的反面,但我想在大银幕中,对不完美女性的塑造,也是极为重要的。

她让观众抛开对“完美”的遐想,回过头来看一看自己,不是指责地,而是温柔地去体会藏在心底的,那些未被察觉的孤寂、爱。

满岛光从那些“没法被抑制的、野蛮生长的、未知的情绪”中所沉淀下来的美,大概也是那么多人,爱上她的原因吧。这种复杂的、宽阔的、饱满的情绪流动,不也正是美人们身上,最有魅力,也最被迷恋的氛围感吗?

最新资讯


Copyright © 2010-2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