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《爱情神话》「83分的爱情神话为什么是2021年最佳爱情片」

来源:TVB影视大全人气:99更新:2023-04-16 02:08:17

(本文涉及剧透)

“今天的男导演拍女人,只有两种,一种是风情万种的女人,一种是哪哪儿都好,还对男主角死心塌地的女人。”

李小姐和格洛瑞亚帮老白谈下的画展展厅里,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吐槽,一旁的男主角老白只能微微鞠躬,卑微道:“我代替男导演向你们道歉。”

这段稍显“冒犯”的对话来自电影《爱情神话》。该片于12月24日正式上映,老白(徐峥饰)心仪的单身妈妈李小姐(马伊琍饰),向老白学画画的“富姐”格洛瑞亚(倪虹洁饰)以及老白的前妻蓓蓓(吴越饰)三位女性,因上海爷叔老白产生了交集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电影爱情神话

他们坐在一起喝下午茶,调侃“男生能不能化妆”,晚上搭伙吃饭,互相询问彼此的爱情故事,顺便帮老白完成了开画展的梦想。几位单身的熟龄男女,开启了一出“家庭好戏”。

12月23日,《爱情神话》上映的前一天,豆瓣开分高达8.1分,此后评分持续上涨,上映首日豆瓣评分8.2,次日达到8.3。第一次担任导演的邵艺辉,交出了一份相当漂亮的“作业”。

这是一部温馨有趣又有点“流水账”的影片,地道的上海话,“漫无目的”的叙事,以及充满海派风情的画面,让《爱情神话》为2021年的电影行业,画上了不那么“卷”的句号。

用剧本“绑架”演员

在上海弄堂干净的老房子里,老白做了一桌子菜,原本想要和心仪的李小姐一起吃晚饭,没成想,和老白学画的格洛瑞亚“捷足先登”,前妻蓓蓓也意外到访,反而触发了饭桌上的“修罗场”。

“我们是来吃饭的,顾客就是上帝,没听说过上帝为了一盘菜打起来的。”李小姐的话音刚落,蓓蓓的声音马上响起,“还是盘剩菜。”

调侃“剩饭也有野猫抢”的蓓蓓,直言“不喜欢和人抢着吃”的李小姐,以及觉得野猫很好、吃了就跑的格洛瑞亚,齐聚在老白家的饭桌上。三位女性说话“夹枪带棒”,但却维持了微妙的和谐与平衡,不仅体面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,还顺带交了朋友。

邵艺辉将熟龄人士之间的你来我往拿捏得恰到好处,然而,身为编剧和导演的她只有30岁,是一名90后。

写比自己年纪大的人,是邵艺辉的一种写作偏好。在成为导演之前,邵艺辉已经有6年的写作经验,上大学的时候,二十几岁的她就开始在书里写三十岁的人。

而如今到了三十岁,她又自然而然地将目光转向四十多岁的群体。邵艺辉对有经历、有故事的男男女女间的感情很感兴趣,好奇他们会如何看待和处理感情。

跨越年龄的鸿沟去写作,对于邵艺辉来说并不是难事,甚至有一定的“技巧”。

她不去过多揣测中年人的心理,觉得不同年龄的人在感情中没有太大的差别,其中都遵循人类最本质的情感逻辑。写好中年人的“秘诀”是,“不把人物当做中年人去写”。

2019年,邵艺辉萌生了想要自己拍电影的想法,6月,她开始着手写《爱情神话》的剧本。拍摄遥遥无期,剧本自然也没那么急,她形容自己“懒惰散漫”,很长时间只写一点点内容。

虽然偶尔也会和非影视行业的朋友聊自己创作的故事,但邵艺辉还是觉得,写剧本是一场“自己和自己玩的游戏”,是一件孤独而漫长的事。

(导演邵艺辉) 图源:新浪微博@电影爱情神话

写剧本的过程中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忆,邵艺辉印象最深刻的是,等到9月底,她的初稿写得差不多,当时的投资人却无力支持,没有办法投资,无奈之下,邵艺辉只好暂时搁置了剧本。

之后,她开设了公众号“红拂不复还”,连载自己的长篇小说,并发布了《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》一文,阅读量很快突破10万 。她在文中提到,自己在兼职卖电子烟。

文章传着传着,很多人以为邵艺辉转行去卖货了,还有人说她“有辱门风”,而实际上,邵艺辉并未停止写作和创作,网上卖货只是那段时间的兼职而已。

创作的脚步从未停止,邵艺辉的电影梦还在燃烧。2020年,邵艺辉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参加FIRST青年影展的创投单元。报名截止日期的前一周,她每天认真码字,完善剧本。

而《爱情神话》也十分争气,一路过关斩将,走到最后一轮。

彼时担任FIRST创投评委的马伊琍非常看好邵艺辉的剧本,评价道,“打动我的地方,是几个主人公都有各自在生活中面临的问题和现实困难,但即便如此,他们依然很积极,是一种有生命力的感受。”

马伊琍和《爱情神话》有一定的缘分。住在上海市中心、从事广告行业的李小姐,是一位典型的上海女性,她干练理智,非常有规则感,对感情也有很高的要求。马伊琍出生在上海虹口区,曾在《北上广不相信眼泪》《我的前半生》等剧中饰演职业女性,与李小姐这一角色非常匹配。

邵艺辉在台上大胆地“情感绑架”了一下,“我说这个角色是为马老师量身定做的,只有她演好。”邵艺辉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。

实际上,她的确是这么想的,所以看到终审评委有马伊琍时特别开心,内心更坚定了必须争取到马伊琍的想法。或许是被邵艺辉的故事与真诚打动,2021年4月电影开机时,马伊琍成为了李小姐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电影爱情神话

《爱情神话》集齐了大量的演技派。男主人公老白的饰演者徐峥,起初只是被出品人陈砺志找来做监制,并没有出演的打算。

在徐峥看来,演一部戏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做准备、体验角色,而他的时间没那么充分。邵艺辉开始了游说工作,她告诉徐峥,这是一个相对轻松的角色,不需要过多体验生活,只要做自己就好,戴个假头套就可以上场。

在剧本会上一起读过剧本后,徐峥决定出演老白这一角色。邵艺辉猜测,一个原因是徐峥看过剧本后很喜欢。

徐峥兼具监制和演员的双重身份,在选角方面更加成熟,因此选择其他演员的时候,邵艺辉会和徐峥商量。而和倪虹洁、吴越、周野芒等实力派演员见了面之后,邵艺辉觉得这些演员和想象中一样,甚至比想象的还要更适合角色。

这些角色也对邵艺辉有所启发,她对后期剧本进行了调整。

电影中有一个片段,一晚过后,第二天早上格洛瑞亚给老白打钱。这段戏就是邵艺辉见过倪虹洁之后写的。

接触之后,她觉得倪虹洁是一位非常爽朗的女性,有一种很大气很大方的感觉,心地简单又充满热情。尽管倪虹洁并没有给谁打钱,但邵艺辉直觉她会做出打钱的动作。老乌和老白因为画展选址吵架的戏份,也是她见完周野芒之后完善了的版本。

影片筹备阶段,尽管一切都在顺利进行,但邵艺辉也曾对自己有过怀疑。

《爱情神话》的剧本围绕着“三女一男”的生活展开,平淡地描摹市井烟火和日常生活,没有剧烈的冲突,着力呈现生活的趣味。邵艺辉很担心,因为她觉得剧本不够商业,也并非标准的三幕式,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,甚至有点流水账。但制片人、监制和公司都很认可她的剧本,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。

市场证明,公司和投资人的眼光没有错,“看似平淡”的《爱情神话》受到了观众的喜爱,成为2021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国产爱情片。

女导演拍出“可爱男人”

“画画、烧菜、打鼓、做老师,拆开看没什么意思,放在一起就立体了。”寥寥数字,全方位勾勒出老白的日常生活。

他的日子轻松悠闲,买菜做饭、喝咖啡、教别人画画,兴致来了也敲敲非洲鼓。不同于社会对中年男性的刻板印象,“发福”的老白不仅不油腻,还有点可爱。

一位男性和三位女性的故事,一不小心就会令观众产生“油腻”之感,邵艺辉也有这方面的担忧,但她不担心老白。在她看来,判断一个人是否“油腻”的标准,是对待事物的态度和遇事之后的反应,油腻或是得体,可以通过语言动作来判断。

和李小姐一起去看话剧,老白困得直点头,但他会专门买原著小说送给李小姐,还在首页模仿了作者的签名;格洛瑞亚找他诉苦,絮絮叨叨地讲老公被绑架的事,即便已经有约,老白还是耐心地倾听;李小姐和格洛瑞亚帮他找到合适的画展场地,老白并未觉得“伤自尊”,而是坦然接受了二人的善意。

他能够制造小浪漫,愿意做一个倾听者,也没有毫无必要的“脆弱自尊”,因此显得真诚可爱。

邵艺辉很讨厌“油腻”,也不会把笔下的老白变成这样的人。既然已经在虚构人物,当然要虚构一个自己心中的好男人,“我愿意和他谈恋爱那种。”老白是《爱情神话》所有角色中最像邵艺辉的那个,她把自己代入老白进行创作,老白的种种行为,也是她本人行为的“复刻”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电影爱情神话

老白的八卦与邵艺辉“一脉相承”。生活中的邵艺辉同样是个非常八卦的人,每天和剧组工作人员聊天的时候,都会“刺探”一下他们的“隐私”。

善于倾听也是老白和邵艺辉的共同点之一。邵艺辉觉得,大部分女性都有认真听人讲话的能力,但很多男性不懂倾听女人,他们经常在自说自话,“女生讲话的时候,他们的眼睛看起来很真诚,但压根儿没听懂。”

最相似的一点是爱调侃、爱消解。邵艺辉不喜欢太严肃太神圣的东西,“所以每当快要矫情和煽情的时候,我一定都会停下来。”

影片中,老乌在饭桌上讲述了自己与索菲亚罗兰的“爱情神话”,众人感动之际,他破坏了气氛,说自己在编故事。老乌的爱情神话戛然而止,但此处的留白却又为众人留下了想象的空间。

老乌与索菲亚的浪漫邂逅是邵艺辉一开始就写好的。

但只有“风流”的一面,人物会有些单一和无聊,于是她给老乌“安排”了专一的内心,形成内外的反差。她没有把老乌的故事处理得太“实”,没有告诉观众故事到底是真的还是编的,因为在她看来,“真真假假才是生活的本质。”

作为一名女性创作者,邵艺辉没有觉得塑造男性角色很困难,她此前也想过这个问题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:或许对于所有女性创作者来说,这都不是一件难事。

“世界范围内,在文化艺术创作方面,女性始终处于劣势地位。女性从业者的人数低于男性,文学作品中女性的形象也很单一。”在邵艺辉看来,处于弱势地位的人会琢磨更多,尤其是琢磨处于强势地位的人。

日常生活中也是如此,女性经常会想知道男性在想什么,但男性不那么好奇女性,也不那么好奇同性,“他可能觉得,我做了这么多年男的,我还不了解男人吗?”

片中的三位女性角色鲜活动人,她们经济独立,对感情洒脱,因老白产生交集后,不仅没有上演狗血的感情争夺战,反而可以一起坐下来,吃饭喝酒聊天看电影。

借由老白和三位女性的互动,影片输出了不少“金句”,也展现了导演对性别议题的态度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电影爱情神话

老白和蓓蓓在探戈舞厅外聊到了为什么会离婚,蓓蓓理直气壮地说,“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”;饭桌上,蓓蓓提到“一个女人这辈子没有小孩是不完整的”,随后李小姐和格洛瑞亚开始东扯西扯,把“不完整”的限定词换成“没为自己活过”“没挣到过一百万”等。

邵艺辉坦言,写这些台词是因为之前在生活中老“受气”,在心里憋了很久,需要一个出口发泄出来。

但她不希望只有女性观众“看了觉得爽”,也不想给男性观众留下“太激进”的印象,因此有注意把握调侃的尺度。“主角是男性也有这个原因,男观众会想,这些话是说给老白听的,跟我没有关系,这样他们就不会觉得女人们的话刺耳。”

邵艺辉不喜欢煽情,也在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讨论两性话题,有时候,“点到为止”或许比“深入探讨”更为高超。

我是永远的DJ

作为一名新人导演,邵艺辉的第一部电影从拍摄到杀青,可以说是“顺风顺水”。

邵艺辉的上手速度,是自己都没想到的快。起初,她“超不自信”,但监制徐峥以及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经常给她加油打气,于是她也慢慢自信起来。

既是编剧又是导演的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加之整个故事相对简单、没有特别难的场景,因此拍摄期间没有遇到什么困难,每天都能在晚上九点前收工。

少有的NG比较多的戏份,是老白和格洛瑞亚共度一夜后,老白、老乌以及租住在老白家的意大利房客亚历山大三位男性坐在一起,讨论老白是否应该收钱的一场戏。

邵艺辉希望一个镜头完整的拍下来,并且要做到语言节奏紧密,一句紧接着一句。但亚历山大的扮演者是外国人,虽然他的模仿能力很强、也可以讲上海话,可是听不懂别人说的是什么意思,只能硬生生地记住什么时候该自己说台词。拍了10条后,这场戏终于顺利“过关”。

上述反复NG的情况很少出现,绝大多数时候,拍摄过程相当顺利。

主演们都是演技一流的实力派,业务能力满分,无需导演指导就能演得很好,邵艺辉直言,“合作的感觉超级爽”。另一方面,即便演员们经验丰富,但他们都非常尊重邵艺辉的意见,会问她,这是不是你想要的?你还想怎么调整?

邵艺辉提出的意见能够被很好地“执行”。她觉得某个地方可以演得再明显一点或者再“少”一点,只需“小小”地提醒一下,演员们就可以做到位。这也是《爱情神话》剧组效率很高、拍得很快的原因之一,导演和演员之间无需多余的磨合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电影爱情神话

最终的成片比邵艺辉想象中更好,但也留下了一点点遗憾。在这之前,邵艺辉并没有做导演的经验,拍摄的时候,她经常觉得一个镜头就够用了。因为演员演得非常“顺滑”,她觉得完全可以不剪辑、直接放到片子中。

到了剪片时才发现,即便演员表现很好,但一整个镜头下来可能会有点拖沓、节奏有点慢。“所以我很后悔当时没有多拍一些镜头”,遗憾之余,邵艺辉也积累了经验,“下次我就知道,哪怕是想好了最后想要什么,也要多拍一些素材。”

邵艺辉和剪辑指导各剪了一版片子交由公司选择,上映时使用的是导演剪辑版,影片中出现的音乐都由她亲自挑选。

邵艺辉不懂唱歌,也没有系统性的学过音乐,因此并不是像专业作曲老师那样考虑每段音乐的表达,而是凭直觉选歌。剪片的时候,如果觉得某首歌放在某个位置合适,那就放在这个位置,不会考虑太多。

聊到电影中的音乐,邵艺辉的语气非常轻快。她平时就很喜欢听歌,每天都会在家里放音乐。当娱刺儿(ID:yici-er)问到有没有采纳朋友推荐的音乐,邵艺辉骄傲地说,“没有,因为身边朋友都喜欢听我的歌单,我是永远的DJ,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必须我来放音乐,很粗暴。”

早在筹备阶段,邵艺辉就给故事里的每个角色都设计了一份歌单,把自己认为这个角色会听的歌“塞”进去,并发给了每位演员。现在使用的很多音乐就是她当时写在角色歌单里的。

图源:新浪微博截图

歌手老狼忍不住在微博写道,“不认识导演,也不相信票圈好评,只为这份电影原声歌单,决定要看这部《爱情神话》。”

《爱情神话》上映后,豆瓣评分一路上涨,聊到上涨的评分和观众的好评,邵艺辉开起了玩笑,“一般是不是会说没有预料到。”

玩笑过后,她坦言,此前就预想到会有很多观众喜欢,因为无论是剧本还是拍摄,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,大家在做一个有品质的东西,每个人都相信拍出来、剪出来的,肯定不是一个烂片。她也清楚地知道会有人不喜欢,比如不是所有观众都能接受上海话。

微博和豆瓣都有这样的声音,吐槽《爱情神话》是一部被片名耽误的电影。邵艺辉也想过换个名字,因为《爱情神话》听起来很俗,好像很“粗制滥造”,但因为没有想到更好的片名而作罢。她问娱刺儿(ID:yuci-er),“你也看过片子,能帮我想一个你觉得还不错的标题吗?”

《爱情神话》并未如片名所言,去讲述一个轰轰烈烈的“神话”,而是关注摩登上海的市井一面,在弄堂、巷子和小店里,照见中年男女的感情与现实生活。

邵艺辉对影片中的生活再熟悉不过,老白的活动范围就是她的活动范围,咖啡店,修鞋铺、打折的衣服店,电影里的场景,都是她平时会“出没”的地方。

在上海生活了六七年的邵艺辉,做出了一部地道的上海影片,其中打动观众的,或许是很简单的爱情观:“我们应该为了开心在一起,不能为了其他的任何东西。”

最本质的市井生活与普通人的爱情,是同样值得细读的另一种“神话”。

影片,其中打动观众的,或许是很简单的爱情观:“我们应该为了开心在一起,不能为了其他的任何东西。”

最本质的市井生活与普通人的爱情,是同样值得细读的另一种“神话”。

最新资讯


Copyright © 2010-2024